<var id="r35bn"></var>
<ins id="r35bn"><span id="r35bn"><cite id="r35bn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r35bn"><noframes id="r35bn"><menuitem id="r35bn"></menuitem><cite id="r35bn"></cite>
<cite id="r35bn"><span id="r35b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35bn"><video id="r35bn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r35bn"><video id="r35bn"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r35bn"><noframes id="r35bn"><cite id="r35bn"></cite>
<ins id="r35bn"><video id="r35bn"></video></ins>
<cite id="r35bn"><span id="r35b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35bn"></var>
<var id="r35bn"></var>
<var id="r35bn"></var>
<var id="r35bn"></var>
<cite id="r35bn"><span id="r35bn"><menuitem id="r35bn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35bn"></var>

臺灣學者單德興到訪我校 暢談“余光中的翻譯志業”

來源:文學研究院瀏覽次數:10



 

 
單德興教授
講座現場
講座現場

1129日,臺灣“中央研究院”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單德興先生應邀來訪我校文學研究院,為“上外研究生學術訓練營”文學研究類高端學術講座舉行第13講,講座題目為《“鄉愁詩人”之外:余光中的翻譯志業》。講座由文學研究院副院長張和龍教授主持,來自文學研究院、英語學院、高翻學院等不同部門的師生聆聽了此次講座。

單德興研究員是亞美文學及翻譯研究領域的專家。講座伊始,單老師指出,余光中作為一個“鄉愁詩人”為大家熟知,但是關于他的翻譯志業,包括其翻譯理念、心得與貢獻等,卻知之者甚少。作為余光中先生赴港之前的“關門弟子”,單老師自己希望繼承師志、彰顯師名,彌補學界研究的不足。

引入講座主題后,單老師首先介紹了余光中先生卓越的“譯績”。余光中先生一生致力于文學翻譯,翻譯成果豐碩,翻譯詩歌400余首,還有數量不菲的戲劇、小說等翻譯。除 “做翻譯”外,余光中先生還同時“論翻譯”“評翻譯”“教翻譯”“編譯詩選集”和“提倡翻譯”,堪稱“六譯并進”。其翻譯呈現出多元化特點:既有詩歌、戲劇,又有小說、傳記等文類;既有英譯漢,又有漢譯英;既有他譯,又有自譯;既有單一作家的文本,又有多個作家的合集;既有合譯,又有獨譯等。

在譯論方面,單老師指出,余光中先生有如下主張。一是“忘我之境”,即理想的譯者正如理想的演員,必須投入他的角色,而不是堅持自我,把個性強加于角色之上。二是“形義兼顧”,即既非以形害義,也非重義輕形。若非必要,不得擅改原文,哪怕是標點之細。三是“白以為常、文以應變”,即白話文與文言文的使用靈活有度。四是“譯無全功”,即翻譯是“逼近”的藝術。理想的原文與譯文首先應是孿生,其次是同胞,再次是堂兄表妹,更差的就是同鄉甚至陌生人了。還有,對于譯界久有的“唯詩人足以譯詩”之說,余光中先生持有不同觀點。因為他認為寫詩乃展己之長,譯詩卻是成人之美,二者有不同的特點和要求,故學者亦可譯詩。

就譯評而言,單老師強調,余光中先生特別注意譯作與原作風格的一致。若遇古典格律詩,就要特別考慮用韻之道;若遇自由詩,則要譯得流暢而不落入散文化。譯詩的另一考驗在于語言的把握。原詩若是平淡,就不能譯得深峭;若是俚語,就不能譯得高雅;若是言輕,就不能譯得言重;反之亦然。為了更形象具體地闡釋余光中先生的這一翻譯理念與準則,單老師以阿爾弗雷德·丁尼生的《鷹》(“The Eagle”)、羅伯特·弗羅斯特的《雪晚林邊歇馬》(“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”)和艾米莉·狄金森的《成功的滋味》(“Success Is Counted Sweetest”)等詩歌的翻譯為例,生動地闡釋了余光中先生在意象、節奏、韻律、句法和措辭等方面的巧妙處理。單老師特別指出,在余光中先生看來,一位優秀的文學評論家除了言之有物、條理井然,還應該文采斐然、情趣盎然,于洞見中顯出個人風格,于知性中流露出感性。這種評論風格在余光中先生最早的譯詩集《英詩譯注》(1960)的注解中已初見端倪。

在闡述了余光中先生的“譯績”、譯論和譯評之后,單老師還扼要介紹了余光中先生關于小說,尤其是戲劇翻譯的觀點。余光中先生認為,戲劇的靈魂全在于對話,對話的靈魂全在于簡明緊湊、入耳動聽。戲劇的翻譯既要方便演員來演、又要方便聽眾在臺下聽。

單老師指出,雖然詩人和散文家余光中遮掩了譯者余光中的光彩,但是,余光中先生的“譯績”以及在翻譯評論上的貢獻,在當今華文翻譯界不僅穩占一席之地,而且具有獨特的貢獻,必須予以公正的評價。

單老師的演講引發了大家強烈的共鳴,在座師生就相關問題向單老師提問求教。對大家提出的問題,單老師一一耐心解答。單老師生動風趣、充滿洞見,又平易近人、深入淺出的演講與回答,贏得了大家的陣陣掌聲。

(文/林萍 圖/劉欣欣)



渭南| 顺德| 肇庆| 黄南| 珠海| 漳州| 石河子| 晋城| 喀什| 广元| 宜都| 马鞍山| 定西| 淄博| 秦皇岛| 东莞| 新泰| 怀化| 昌吉| 燕郊| 三门峡| 仙桃| 南充| 南安| 阿拉尔| 滕州| 枣庄| 济南| 昌吉| 江西南昌| 河池| 鄂尔多斯| 吕梁| 伊犁| 燕郊| 海门| 淮安| 平潭| 平凉| 包头| 通辽| 仁怀| 迪庆| 赣州| 湖北武汉| 铜川| 迪庆| 定安| 简阳| 黄山| 鸡西| 漯河| 阜新| 陵水| 喀什| 澳门澳门| 厦门| 资阳| 黄石| 三门峡| 辽宁沈阳| 大兴安岭| 澄迈| 鄢陵| 柳州| 嘉峪关| 咸阳| 运城| 秦皇岛| 江门| 邯郸| 金昌| 潮州| 青海西宁| 保山| 萍乡| 濮阳| 湘西| 秦皇岛| 任丘| 河源| 锡林郭勒| 周口| 仁寿| 咸宁| 三门峡| 蚌埠| 台北| 湖州| 云南昆明| 锡林郭勒| 楚雄| 香港香港| 德州| 招远| 赣州| 淮南| 楚雄| 遵义| 日喀则| 大同| 普洱| 哈密| 公主岭| 塔城| 姜堰| 章丘| 黄石| 宝鸡| 新疆乌鲁木齐| 莱芜| 琼海| 三河| 三亚| 正定| 丽江| 邹城| 包头| 玉树| 周口| 黄冈| 澳门澳门| 常德| 恩施| 甘南| 苍南| 漯河| 荆门| 桂林| 基隆| 漳州| 新乡| 喀什| 达州| 诸城| 三沙| 永康| 常州| 广元| 清徐| 鹤壁| 包头| 崇左| 阿坝| 金昌| 海北| 大兴安岭| 海拉尔| 库尔勒| 秦皇岛| 海东| 惠州| 伊犁| 德阳| 衡阳| 玉环| 庆阳| 安徽合肥| 杞县| 泸州| 瓦房店| 鹤壁| 玉环| 宜昌| 宿迁| 甘孜| 洛阳| 鸡西| 靖江| 伊犁| 张北| 平潭| 陇南| 昌都| 德宏| 塔城| 广饶| 芜湖| 阿勒泰| 三门峡| 大丰| 淮北| 永康| 秦皇岛| 公主岭| 潜江| 兴安盟| 呼伦贝尔| 三明| 博罗| 广元| 宝鸡| 霍邱| 莱州| 和田| 辽宁沈阳| 铜仁| 东莞| 海东| 白城| 扬州| 雄安新区| 益阳| 宜宾| 长葛| 南京| 兴化| 大庆| 绥化| 长垣| 宁波| 临夏| 晋中| 三沙| 兴安盟| 山西太原| 湖州| 烟台| 如皋| 溧阳| 衡阳| 鹰潭| 迁安市| 潮州| 库尔勒| 汕头| 南安| 牡丹江| 安徽合肥| 贵港| 黔西南| 和田| 招远| 高雄| 益阳| 偃师| 榆林| 张家口| 衡水| 克拉玛依| 海东| 怀化| 扬州| 四川成都| 宜都| 营口| 嘉峪关| 乐平| 黄石| 吐鲁番| 烟台| 海拉尔| 清徐| 通化| 博罗| 改则| 岳阳| 白城| 随州| 宁波| 昭通| 库尔勒| 那曲| 芜湖| 简阳| 黄石| 杞县| 清徐| 北海| 海西| 安顺| 乌海| 儋州| 正定| 甘肃兰州| 宁国| 垦利| 淮南| 克拉玛依| 枣阳| 滁州| 揭阳| 黄冈| 宣城| 平凉| 乐平| 盘锦| 昌吉| 连云港| 绥化| 鹤岗| 果洛| 涿州| 台中| 包头| 锦州| 甘肃兰州| 宜都| 阜阳| 清徐|